首页 零点开元棋牌简单游_开元棋牌二八杆_开元棋牌怎么下载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楼梯

灵异开元棋牌简单游_开元棋牌二八杆_开元棋牌怎么下载 by 宫槐知玉

2018-7-26 15:21

  早些年的时候我们那地方是一个化学工厂,几年之后工厂倒闭了,那一片地区就成了民宅。

  周围渐渐的高楼遍布,变得十分的繁华,但是奇怪的是,这一片地区似乎人烟十分稀少。

  我大学毕业之后,因为工作的原因搬迁到了这里。

  独自一人在工厂区后面租了一个单间,刚刚开始还没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只是单纯以为上班时间的原因让我错过了邻居们,所以才很少见到行人。

  但是住了一段时间过后我发现,这里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简单。

  这一片住宅区周围看似热闹,但是这栋楼一旦到了夜晚人就格外的少。

  一开始我以为了因为这一片地区住的人少的原因,但是很快我就发现并不是这样。这一片区域住的人并不少,只是他们并不会在晚上出来。

  我那时在一家上市公司工作,因为是新上市的公司,所以常常需要加班到半夜,那段时间常常一回家就发现周围一个人都没有,老旧的路灯,无人的街道,寒风瑟瑟,独自一人走在这样的街道上,总觉得有些背脊发凉。

  刚开始还想过是不是应该换一个地方?但是时间久了也没发生什么便觉得无所谓了。

  而且我还注意到,我们同一栋楼有一个女孩,虽然不是那种让人眼前一亮的类型,却也十分的可爱,而且为人十分随和。我和她并不是十分熟悉,但也曾经聊过两句,在这样陌生的城市里面有一个人能聊上两句的人,也是一件件乐视事,便对她多上了一份心。

  这天,我们公司正好有一批业务提前完工,所以公司便提前放了假,让我们回去好好休息休息。

  临时回家之前我还特意绕路去了街道旁的一家蛋糕店,买了喜欢的蛋糕和一些茶点回家准备好好的庆祝一下,因为还是下午天热色并未黯下去,街道两旁都是行人大大小小、络绎不绝十分热闹。

  走到楼下遇到了房东,便和他聊了了几句。

  聊着聊着我突然想起同一栋楼的那个女孩子,并问房东那女孩子是什么工作,因为我也常常在夜间下班的时候见到她。

  大半夜的见到一个女孩子并不是什么平常事,所以有些好奇。

  哪知道我的话就才刚刚问出口,那房东的脸色就变了,他有些惊讶的看着我,张了张嘴脸色惨白地问我,“女,女孩子什么东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就是住在4楼的那个女孩子啊!”我回答道,“最近一段时间我们那栋楼的人渐渐多了起来,除了那女孩子5楼不是还住了一对夫妇吗?”

  我这话一出口那房东脸色顿时就黑了,因为几个邻居脸色也变得十分诡异,我不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看之后,那房东才开了口,他手指有些颤抖的指着我们头顶上方的屋檐说道:“你别开玩笑了,我们这一栋楼总共就只有4层,哪来的什么第五层啊!而且这栋楼就只有下面3层才有住人,上面一层根本就没有人在住。我们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女孩子!”

  这话听得我头皮一阵发麻,怎么可能没有人住呢!我明明昨天晚上还有看到那个女孩子下楼扔垃圾。

  但是看到房东的脸色,还有邻居们的脸色,似乎也不像是在跟我开玩笑,我也有些笑不出来了,我嘴上还是说道:“您别开玩笑了,我明明昨天半夜还有看到她下楼扔垃圾。”

  那房东,手指颤抖得更加厉害了,他指着我背后说道:“你要是不信你去数一数,这栋楼一共有多少层你数一数就知道了。”

  在房东周围站着的几个邻居脸色都已经变得惨白,房东这话一出口他们更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物一样,眼睛瞪得老大。

  这种氛围我十分的不舒服,但到底还是年轻胆大不信这个邪,所以我三部并作两步快步走到了街道对面,然后回头开始数我们自己住的那一栋。

  1、2、3、4……

  1、2、3……

  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我面前的居然真的是一栋仅仅只有4层的房子,无论我重复数几次他都只有4层,因为我住的这栋房子一样周围一排下去全都是4层的楼房!

  此刻我已经整个人都不舒服起来,如果房东说的是真的,如果我所看到的是真的,那么那个女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且5楼那一对夫妇我也是有见过好几次的,你们还有一个孩子,虽然我好几次碰面都没看到孩子的正面,卫生的孩子是确实存在的。

  房东见我脸色不好,强装镇定走了过来,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道:“小伙子,我看你是上夜班累了,好好休息一下就好了,晚上别随便出门,这一片上人少,危险。”

  后来房东说了什么我也不清楚,一直浑浑噩噩的直到回到家才惊觉这一切是多么的诡异。

  那个女孩子还有5楼的那一对夫妇,我确定我是真的见过的,因为太过劳累产生的幻觉,但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还是说我这一栋楼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现在回头想想也确实是很奇怪,但一片住宅区,每当到了晚上路上就一个行人都没有,这本来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躺在床上,我浑浑噩噩地回忆着这几天发生的一切,却百思不得其解,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浑浑噩噩中不知怎么的就睡了过去,许是真的太累,等我睡醒的时候已经是半夜2点。

  不管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反正明天出去逛一逛,看看能不能重新找个地方住……

  正当我在网上浏览租房网页时,放在一旁的手机寂静的房屋内突兀的响了起来,吓了我一跳。

  接了电话,得到的消息却是让我这时候去公司一趟,之前完成了那个项目似乎有些地方出了错。我极其不情愿的看了看窗外一片漆黑的夜幕,这时候出去,我还真的是有些不情愿,毕竟这事情关系到饭碗,所以即使是不情愿我还是磨磨蹭蹭的出了门。

  门在身后合上,走廊的灯光瞬时亮了起来,和以往一摸一样的楼梯口现在看在我眼中却有着莫名的阴森恐怖。

  站在自家门口迟疑了一会儿,我还是毅然迈出了脚步,反正明天就去找房子,今晚应该也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咔咔咔……

  咔咔……

  走到楼梯口拐角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咔咔的声响,我猛的回头,只见5楼的那对夫妇抱着孩子正站在我身后不远处,我脸色当时就僵了,那对夫妇似乎并没有发现我的异样,他们从我背后走了过来,逐渐靠近,我注意到那咔咔咔的声音其实只是那女的的高跟鞋落地的声音。

  隐约间我松了一口气,虽然还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能看到的东西总比看不到的东西好。

  那对夫妇走到我身边之后,女的冲我笑了笑,男的则是很好奇的说道:“小皱啊,又加班啦?”

  “是,是啊,我公司还有点事情就先走了。”说完我就想往楼下跑去,但那抱着孩子的女的开了口,她笑道:“哎你急什么呀,我和你大哥也要出门,正好你帮我们去外面拦一下车吧,这孩子大半夜的说发烧就发烧现在烧得都迷迷糊糊的了,连我和他爸都不认识了。”

  我现在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好硬着头皮停下脚步朝着她怀中的孩子看去。

  嘛那孩子似乎真的是烧糊涂了,在他母亲怀中一动不动。我看他的时候,他才动了动抬起头来看向我,是因为我站在下方,所以没有看清楚他的长相,只是黑的一团模模糊糊。

  跟他们见过这么多次,但是孩子的长相我确实一直都没见到过,加上白天房东的那些话让我对他十分好奇,所以我特意选了一个对光的地方朝着他的脸看去。

  看见成了孩子长相的一瞬间,我毛骨悚然,全身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天哪!那根本不是一个孩子,而是一团干瘪的肉团,黑漆漆的表皮满是皱褶,皱褶之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涌动。那张类似人脸的肉团上面挂着两个空洞的黑洞,那正是眼睛的位置但是我并没有看到他的眼珠,而是空洞什么都没有的空洞!

  黑漆漆的到仿佛深不见底,见我看着它,那团满是皱褶的东西竟然冲着我咧了咧嘴,笑了起来,发出一种十分尖锐刺耳的声音,像是金属刮在玻璃上那种滋滋的声音。

  “啊!”我吓得一蹦三丈,顾不得其他转身就向在楼下狂奔而去,此时此刻我什么也不敢再想,只一心想着赶快离开这诡异的地方。

  隐约间我还听到身后有人在说话,那夫妇似乎在责备了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呢我都跟你说了不要吓到你邹叔叔……”

  “小孩子不懂事,你就不要怪他了……”

  我卯足了一口气狂奔,心脏像是要裂开一般疯狂地跳动着,但等我一路上跑得都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我却依旧没能看到一楼的大门,周围一片黑暗没有路灯也没有其余的人……今天晚上的楼梯似乎格外的长。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在周围似乎有一股潮湿的气息迎面而来,带着些腐烂的味道,隐约间还有一股血腥的腥臭味。

  那对夫妇已经不见了踪影。

  黑暗中我勉强镇定下来想着旁边走去,准备摸索路灯的开关,可是当我的手抚摸着墙壁的时候,却传来一阵湿漉漉滑溜溜、冰凉冰凉的触感……

  我连忙收回手,勉强深呼吸两口之后才想起自己还带着手机,我连忙拿出手机查看周围的情况,却惊讶地发现,我竟然不知不觉之间已经跑到了一处全陌生的楼梯中!

  如同之前的楼梯口一样,这里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是墙壁上群星长满青苔,你从两侧的住宅门也已经十分破旧,上面甚至是有一种不清楚是什么东西的残留物,带着几分暗红色,几分腥臭。

  扶手上到铁架已经朽烂,剩下支离破碎到一小部分,仿佛残余的骨骸……

  我双手抱头崩溃的蹲了下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而我为什么又会在这里?

  之前下来的时候,我明明记得自己是一直往楼下跑去并没有转向或者向其他地方跑去,但是这里明显不是之前的那座房子……

  这一夜发生的事情已经让我完全无法思考,在地上蹲了许久之后才勉强站了起来,不能就怎么下去,一定要找到出口离开这里然后再也没回来。

  但当我继续向下走了将近十分钟左右还是没有看到出口之后,我越发崩溃了。我们那一栋房子总共就只有4层,无论怎么走10分钟的时间绝对能走出去,但是现在不像我刚刚走的那十多分钟还有之前跑路的那段时间,也就是在这里面呆了半个小时有余。

  极度的恐惧之下血液涌上大脑,耳朵嗡嗡的作响,脚和手早已经颤抖个不停。

  看着手机我又在黑暗中走了一段路之后停了下来,我来到一扇门前,鼓起来勇气敲响了它……

  片刻之后,漆黑无光的门没内传来了一阵极度缓慢的脚步声。

  啪……啪……啪……

  哧呀……

  破旧的铁门从里面被人拉开,一双干枯露骨的手从里面伸了出来,然后是一声让我永生难忘的脸,那已经不能算是一张脸了,因为面皮都已经脱落,只剩下、只剩下人皮下面那一层肌肉组织,随着那人的动作那些仿佛已经腐烂掉的肌肉组织慢慢慢慢的,朝着我移动过来。

  “哟……这不是住在楼上……咳咳……的那新来的小伙子吗?怎么……想起到我这儿来串门啦……”那干枯的老人从他那张满是污渍血臭味到嘴里透露出话来。

  “啊……”

  看着他越靠越近的老人,我吓得跌坐在地上,好了一夜的双脚早已经脱力,瘫软地颤抖着垂在地上。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咔咔咔声响。

  而后,身后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小皱,你跑啥啊,我还想问你要不要搭车呢你怎么就跑了呢……”

  之前被远远甩在身后的那对夫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我的背后。手里抱着孩子似乎已经好转,那双干瘪满是皱褶的脸方露出一块空洞,它此刻正握着一块黑漆漆的东西喀嚓喀嚓啃食着,出一脸满足的神态……

  “小伙子啊,要不要进来坐一坐……”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