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零点开元棋牌简单游_开元棋牌二八杆_开元棋牌怎么下载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荒野树林之鬼打墙

真实开元棋牌简单游_开元棋牌二八杆_开元棋牌怎么下载 by 墨喃

2018-8-13 14:18

  良子在外打工已多年未回家,呦不过妻儿老小的挂念,决定今年过年回家团圆,临行前,老母亲千叮咛万嘱咐路上一定要小心,在回家路过乱葬岗或是坟地时一定要趁天黑前离开,她和儿媳孙子在村口等着。

  良子不以为然,农村人就是忌讳多,这关于坟地就是一大讲究,那乱葬岗一般不是穷苦人家死后的安身之地,便是无名流浪汉的容身之所,至于稍富人家都是花钱安葬在墓园子里的。

  坐上火车,良子压住与家人团聚的喜悦。

  “诶呀,你个小屁娃娃,在不听老娘的话,我就把你扔下去了”眯着眼睛,一个妇女的声音传来,是坐在对面的一个中年女人,带着孩子和丈夫,也是回家过年的。

  “大姐,你们家小孩真有趣,我都快忘了我儿子长啥样了”良子看着跳腾的小男孩,可不,出来三年,走时孩子才一岁,说不想念,那是假的。

  “哎呀,就是个小混蛋,跟他爸一个德行,你呀,出外挣钱,不容易,他们能理解的。”这么说着眼神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从与中年夫妻俩的聊天中,良子才知道,夫妻俩是自己隔壁村的,需要经过自己的村子。

  “诶,良子,你知不知道,你们村外面那片树林子里有片乱葬岗啊,我听别人说啊,那里闹过鬼,有人经过的时候,遇到鬼打墙,好不容易见到过往的车子才走出去的。”大姐一脸八卦的询问着。

  良子到是没有多少惊讶,农村里的奇闻怪事多了去了,但是在城里呆了这么多年,多少还是相信科学的。

  下了火车,良子与夫妻俩一同坐上一辆大巴车,路上好有个照应。

  因为晕车,所以良子便昏昏欲睡过去,车子缓缓前行着不知多久过去,等到良子醒来,立即觉得头皮发麻,血液凝固,此时天已经昏黑,车子缓慢前行着车上除了司机一个人也没有,生写的人都不见了踪影。

  还未缓过神,“喂,小伙子,车子陷阱泥坑里了,大家都下去推车去了,你咋还不下去。”司机的声音传过来,良子此时才反应过来,但仍有些惊魂未定。

  下了车,有十几个大人在推着车,几个小孩子站在一边。“良子你醒了,我看你睡着,就没叫醒你。嘿嘿”大姐的丈夫赵松喊着。

  良子这才后知后觉他们此时正在之前所说的老家的那片林子里头,乱葬岗附近。

  本就天色昏黑,再加上树影遮挡,若有若无的风吹着,随处可见的坟堆,显得格外阴森,小孩们因为害怕,都抱在了一起。

  很快,良子加入了推车的行列,“一二,推,一二,推。。。。”几经努力,车子仍然陷在坑中。

  “怎么办,天越来越黑了,手机也没有讯号,我们在再不出去,不得在这里过夜,这也太恐怖了吧。”一个男人有些不耐烦的说着。

  没有办法,天气寒冷,司机只得先叫众人上车。

  只是正当第一个人上车时,车上的司机却消失的无影无踪,车内一片漆黑寂静,吓的那人赶紧退下来,那刚刚叫大家上车的人是。。。。。

  大姐转过身去拉儿子,“啊,儿子,我儿子不见了”中年大姐才发现孩子不见了,此话一出,有孩子的人都各自抓紧了孩子,夫妻俩车前车后都找了,却什么也没有。

  儿子呀,你在哪啊,你别下你爸和你妈呀。大姐急得哭了出来,大哥却也好不到哪去,众人一阵惶恐,这才多大一会儿,人就不见了。

  有人联想到了传闻,也是一阵害怕。

  良子安慰着大家先上车,把窗帘都拉上。

  车上一个小孩坐在妈妈的身上,调皮的把窗帘拉开,对上了窗外一双诡异的眼睛,赶忙捂住眼睛尖叫一声,“妈妈快看”。

  母亲听后,转了过去,一瞬间拉上了窗帘。

  此时再有人拉开窗帘去看时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一个个坟堆,于是有人问她看到什么了,她却吓得说不出来,“是赵小虎”小孩子说了出来,“他就站在土堆那里,冲我招手。”

  一番话,让众人又惊又吓,此时的夫妻二人已顾不上恐惧,不听众人阻拦,下了车,消失在黑暗中。

  “不行,他们这样很危险,你们有谁愿意跟我去找他们的。”良子询问着却没有人出声。

  正准备下车,一个年轻男子自告奋勇,“我跟你去吧。”

  “那好,其他人一定要在车上呆着,哪儿都不要去。”说完同青年下了车。

  “大哥,你叫我小张吧,咱们去哪找啊”青年问着。

  “叫我良哥吧,他们朝这边去了,咱们也往这边走”

  俩人打着手电筒,不紧不慢,喊着赵松夫妻俩,没有任何回应。

  小张觉得脚底踩到了什么,手电筒一打,一颗头骨半露出土面,吓得他一把抱住了良子胳膊。

  这般一惊一乍搞的良子也是心头一紧。

  寻找无果,良子心里越发没底,决定回去,绕了几圈始终都没有走出去,在原地徘徊。

  “良哥,你说我们是不是遇到鬼打墙了。”小张害怕的说着。

  “放心,我们在找找”良子说着继续往前走去。

  夜晚的树林子阴森恐怖,夜猫子不停的叫唤着,没过多久,便起了雾气,良子拢了拢棉衣。

  不会真的困在这里吧,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这么晚了还没有到家,她们该担心了吧。

  不知走了多久,穿过一片雾气,“两个,你看,是大巴,我们走出来了。”小张兴奋的跑了过去。

  此时的良子却觉得诡异之极,并未多想,等上了车,看到了呆愣住的小张才发现车上一个人也没有。

  良子此时也有些害怕了,这不会真遇上了鬼吧,难道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

  两个人坐在车子的最后排并靠着。

  恐惧的氛围占据了心灵,两人都不敢闭眼。

  此时若隐若现的车门处出现一个黑影,良子连忙用手电筒照过去,缺什么也看不清,只觉是在向他们招手。于是准备跟去。

  “良哥,咱们能不能不去,我害怕。”小张扯着良子的胳膊。

  良子一脚踢在小张的屁股上,“瞧你那胆子,跟着哥,怕啥,赶紧的,我可不想死在这里。”

  车外依旧一片雾气,“小张,你别扯我”良子喊着。

  “良哥,你说什么呢,我没扯你呀。”小张说完,一个个小孩阴森森的笑声响起,小张心跳瞬间加速,手电筒照向了良子身后。

  一个小孩拉着良子的衣角,良子也明白了过来,两人尖叫一声跑了起来,却跑散了,等停了下来才发现对方不见了。

  小张被路边树枝给绊倒摔晕了过去。

  “大姐,松哥,小张”,二良子此时什么也看不见了,雾越来越大,喊声被黑夜所吞噬。

  不知走了多久,良子已经筋疲力尽,坐在一个土堆上休息,却猛然反应,土堆,坟堆,吓得他跳了起来,脚却被什么缠住了,走不了。

  渐渐的,一个影子离良子的面部越靠越近,等到面前时,良子才隐约看出是一个披头散发的人,鼻尖充斥着尸体的腐臭味和泥土的腥臭。

  终于良子吓得昏了过去。

  等在此醒来时,良子已经躺在了记忆中熟悉的家里。

  仿佛是在做梦,母亲,妻子以及儿子都在在床边,大炕上躺着另外一个昏睡的人,便是小张。

  见到良子醒来,三人激动不已。

  “哎呀,我的儿啊,妈想死你了,你可把妈吓坏了。”母亲抱着良子激动的哭着。

  “安安,快看,这是你爸爸,你还记得他吗。”一旁的妻子把儿子抱到良子的身边。

  “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在树林子离昏迷了吗”良子不解的问着。

  “你还说,让你天黑之前离开,差点儿就出事了,昨天我和儿媳妇儿等你等到半夜都没等到一辆经过的车,更别说人了,我就寻思这是不是出啥事了,好不容易熬到凌晨,村长才同意集结了一些人沿路寻找你,谁知在路上倒是碰见一辆大巴,车上的人都睡着了,一问才知道车陷进了泥坑里,里头有一对夫妻愧疚的对我说是你和一个小伙子去找他们却一直没回来,我们这才到树林里去找你们的,这个小伙子晕倒在路上,你呀,是在一个坟堆附近找着的。

  听了母亲所说的,良子不禁觉得奇怪,不知赵松夫妻二人何时回去的。

  “他们呀,说下车去找儿子,最后在车子不远处的大树下找到的,孩子当时吓得不行,他们便赶紧回到了车子里,没想到你们又下去找他们了,你们这是碰到鬼打墙了,要不是有人专门去找你们的,怕是你们就死在那里了”母亲说出了良子的疑惑。

  良子也是心中一阵后怕,此后,良子时常回家看望家人,却再也不敢在天黑之后赶路。

  只是这次的经历又经百口众传,不知又有多少人相信。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